美联储下周公布利率决议(美联储加息影响几何)

  美联储下周公布利率决议 美元多头希望加息100基点

  美联储官员在上周六进入了会议前的静默期,市场关注美联储会否在下周四凌晨宣布连续第二个月加息75个基点,还是像经济学家最近几天预测的那样加息100个基点。而对于美元多头来说,其则是希望美联储下周将出人意料地加息100个基点,因这可能刺激美元进一步走高。
  据了解,在接受调查的102位分析师中,只有4人预计美联储将在7月27日加息100个基点,另外98人则预计美联储将加息75个基点。此外,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数据显示,上周四的利率期货合约显示,美联储加息100个基点的可能性为86%,但截至目前,这一可能性已降至21%。
  此外,通过观察美联储官员近期发言可以了解到,多位官员表达了在7月加息100个基点的可能性不大。其中,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上周五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美联储官员已暗示他们希望抑制通胀,但大幅加息可能会导致经济出现不必要的疲弱。而美联储理事沃勒Christopher Waller也表示,75个基点的加息幅度已经很大了。不能因为没有加息100个基点,就认为美联储没有尽责。
  据悉,美联储成员在最近的三次会议上加息:3月加息25个基点,5月加息50个基点,6月加息75个基点,且6月是1994年以来加息幅度最大的一次。如果美联储在7月晚些时候再加息75个基点,那么利率将升至2.25%至2.5%之间。对此,大多数人预计,美联储将在2022年底前将联邦基金利率至少提高到3.25%以上,并在明年之前保持或高于这一水平。他们表示,美联储可能在2023年底前首次降息。
  值得一提的是,在截至7月12日(美国通胀数据公布前)的两周内,国际货币市场(IMM)投机者将美元净多头仓位增加30.4亿美元,至166.9亿美元。截至发稿,美元指数上涨0.14%,报107.22,较上周有所回落。综合以上消息可以看出,虽然美联储加息100个基点的预期降温,但市场仍认为7月有望再加息75个基点,有利于提振美元指数回升。

  美联储加息影响几何、下半年汇率如何走,外汇局回应热点

  需进一步关注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对于美元利率、汇率的影响
  王春英表示,美联储非常规的货币政策调整对美国以外的其他经济体跨境资金流动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外部影响变量,所以受到高度重视,“当前,我们更有信心也更有条件,有效化解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对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
  她表示,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对于美元利率、汇率的影响以及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还需要进一步关注。
  “其实,美联储也面临着控通胀和稳经济之间的两难选择,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的力度、节奏,未来都需要盯紧观察。”王春英表示,外汇局会进一步统筹发展和安全,密切关注外部变化,及时评估影响,同时有序推动外汇领域的改革开放,为有效防范化解外部冲击做好准备。
  外债去杠杆风险总体是可控的
  外汇局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末,全口径外债余额27102亿美元,比上年末下降364亿美元,降幅1%,引发市场关注。
  对此,王春英表示,这个变动是比较温和的。在美联储货币政策加快收紧等各种复杂外部因素的影响下,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中国外债会保持合理有序发展态势。外债去杠杆风险总体是可控的。
  “近期,外部环境发生调整的时候,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继续呈现双向波动格局,汇率预期也相对稳定,所以外债过度去杠杆风险并不高。”王春英表示,在外汇市场有效调节下,银行、企业等民间部门有条件和能力满足债务偿还义务,实现对外资产和负债的自主匹配。
  我国外汇市场韧性增强
  谈及上半年的国际收支形势,王春英表示,今年以来,面对更加复杂严峻的外部冲击和挑战,无论从人民币汇率有关的价格指标看,还是从国际收支、涉外收付款等数量指标来看,都可以看出我国外汇市场韧性增强的特征。
  首先,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在全球范围内表现稳健。
  其次,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是稳定的,表现出相对均衡的发展态势。
  第三,经常账户顺差以及长期资本流入仍然是稳定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基本盘。
  谈下半年人民币汇率:还会保持弹性和双向浮动
  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和即期汇率双双走低超过5%。王春英表示,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支撑因素包括:
  第一,中国经济企稳恢复,主要经济指标向好,产业链、供应链保持稳定,将继续发挥支撑人民币汇率的根本性作用。
  第二,中国的外贸和外资发展韧性较强,贸易投资等实体经济层面的资金仍会是流入的基本盘,有助于外汇市场供求的基本平衡。
  第三,市场主体汇率预期基本稳定,保持“逢低购汇、逢高结汇”的理性交易模式。
  此外,中国对外资产负债结构不断地优化,外汇储备规模保持总体稳定,持续居全球首位,仍然发挥着稳定国家经济金融安全重要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作用。当然,人民币的走势会受外汇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也可能在短期内有一定的波动,可能有上升、有下降,人民币汇率还会保持弹性和双向浮动,总体继续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督促金融机构提升服务企业汇率避险的主动性
  外汇局透露,今年上半年,企业利用远期期权等外汇衍生品管理汇率风险规模达到7558亿美元,同比增长29%,外汇套保比率比去年全年上升4.1个百分点,达到26%。新增汇率避险“首办户”企业将近1.7万家,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小微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
  王春英表示,下一步会继续有针对性地支持企业更好管理汇率风险。
  第一,释放汇率风险管理政策红利,打通政策落地存在的堵点,加强向金融机构政策传导,督促金融机构提升服务企业汇率避险的主动性和专业化水平。
  第二,继续支持条件具备的地方复制推广中小微企业汇率风险管理的成功实践,用好相关专项资金,把减费让利落到实处。
  第三,以发布《企业汇率风险管理指引》为契机,继续加大与国资、商务等部门的合作、宣传和培训,推动知识进企业,不断提升企业汇率风险中性意识,为企业建立行之有效的汇率风险管理机制提供帮助。
  利润汇出对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供求的影响可控
  眼下正是外资企业利润汇出的高峰季节,王春英表示,从近期情况看,今年外资企业的利润汇出保持合理有序、总体平稳的发展态势。利润汇出对于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供求的影响是可控的。
  “外汇局对于利润汇出的管理政策是一贯的和连续的,外商投资企业真实合规的利润汇出是有政策保障的。”王春英表示。
  外汇局表示,当前外资企业利润汇出与我国吸收直接投资的存量规模相匹配。利润汇出对我国国际收支和外汇市场供求的影响在合理范围内。利润汇出并不意味着撤资,而是与外商直接投资资金流入形成了良性循环。
  有信心外资仍会稳步增持人民币债券
  近期国际金融市场发生较大变化,美元汇率、利率比较快上升,国际资本出现了从新兴经济体流出的态势,王春英表示,总的来看,中国债券既有分散化投资价值,也有实际资金配置需求,更有基本面支撑。
  “我国债券市场总规模21万亿美元,外资在中国债券市场中占比在3%左右,所以我国债券市场吸收外资是有提升空间的。长期来看,外资仍会稳步增持人民币债券,我们对此是有信心的。”王春英表示。
  外汇局表示,我国债券市场已经逐渐成为全球跨境债券投资的重要目的地。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吸收债券投资的稳定性相对较高。债券市场进一步开放有助于提升外汇市场韧性。

说明,文章数据引用权威财经媒体,比如东方财富网,新浪财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