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蓝科技:公章、法人章全丢,董秘上任四个月闪辞,自曝数百起诉讼

  京蓝科技:搬家过程中公章及法人人名章丢失
  2021年12月31日,京蓝科技发布了《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对于公司公章及法人章丢失的具体情况,其回复深交所称,根据实际办公需要,公司拟变更办公地址,2021 年 12 月 22 日,基本完成了搬迁工作。目前,公司投资者热线及传真未发生变更,待全部迁址工作完成后,公司将及时发布办公信息变更的公告。公司于 2021 年 12 月 21 日开始搬家工作,在搬家过程中,因所涉物品较多、时间紧迫,导致办公物品没有得到妥善安置,次日公司印章管理员发现公司公章及法人人名章丢失。
  其还公告,印章丢失后,公司及时安排工作人员办理重新刻制事宜,同时为防范被其他人员非法滥用,给公司和投资者造成损失,已及时将该情况进行了披露。截至目前,新印章已刻制完成,并于 2021 年 12 月 30 日正式启用新的印章,期间未发现在印章丢失期间以公司或法人名义签订的文件,印章丢失未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严重影响和重大风险。
  高管密集“逃离”
  值得一提的是,在发布印章丢失的同时,京蓝科技公告了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田晓楠女士的辞职信息。辞职后,田晓楠不再担任公司(含子公司)任何职务,董秘一职由董事长杨仁贵暂代。
  公开资料显示,田晓楠自2014年9月至今在京蓝科技证券部工作,全程参与了公司重大资产出售及历次资产并购,历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今年8月16日,在前董秘辞职一个月之后,正式上任董秘兼证券代表。
  而作为公司任职七年有余的老员工,田晓楠升职四个月即辞职,京蓝科技是否另有尚未披露的问题?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京蓝科技至少已有5名董事会成员离职,高管团队也变动频繁。
  3月28日,吴春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裁、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副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吴春军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4月3日,公司副总裁李文明申请辞职。4月13日,姜俐赜卸任公司执行总裁职务,后又于10月11日,申请辞去董事及在董事会专门委员会中担任的所有职务。
  7月16日,公司副总裁郭源源和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刘欣因个人原因辞职。独立董事方面,10月10日,陈方清辞去独立董事及在董事会专门委员会中担任的所有职务。12月3日,孟陈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12月9日,另一名独立董事朱江也向公司提交辞职报告。
  实控人多次筹划“卖壳”
  资料显示,京蓝科技主营为智慧生态节水运营服务和环境园林科技服务等。财务数据看,公司2019年和2020年分别巨额亏损10.37亿元和23.55亿元,2021年大概率仍将持续亏损,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6.05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亏损3.44亿元,此外,公司负债总额73.94亿元,资产负债率76.23%。
  界面新闻发现,由于京蓝科技业绩连年低迷,实控人近年来多次寻求转让未果,2016年北京杨树蓝天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杨树蓝天”)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2019年11月,杨树蓝天及另一家股东京蓝控股与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下称“绵阳投资”)共同签署了《战略投资框架协议》。拟将上市公司23.72%的股权转让至绵阳投资旗下,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绵阳市国资委。
  2020年3月28日,京蓝科技发布公告,由于受客观情况及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各方友好协商,决定终止共同签署的《战略投资框架协议》。
  2021年2月8日,京蓝科技再次筹划易主,杨树蓝天及实控人郭绍增与新疆水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投资”)共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新疆投资将通过协议转让、表决权委托等取得公司控制权。不过,时至今日,该合作协议尚未有最新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业绩不显,但今年2月份京蓝科技一度因为7连板受到市场关注。
  数据显示,今年2月5日-2月22日的7个交易日内,京蓝科技股价连续涨停,从1.63元/股暴涨至3.31元/股。而在2月23、24日开始接连跌停。
  此后,京蓝科技年内又出现多次快速上涨,收获多个连续涨停。不过起起伏伏下,公司股价最终并未实际受益。数据显示,截止到12月27日,公司今年股价涨幅仅4.92%。
  12月28日,界面新闻记者致电京蓝科技董秘办公开电话,上班时间公司始终无人接听。
  数百起诉讼压身
  今年以来,京蓝科技密集披露了数百起诉讼纠纷。8月中旬,公司公告称经梳理,京蓝科技、子公司京蓝沐禾、北方园林、中科鼎实及其他下属公司发生的小额诉讼、仲裁累计金额达到临时披露标准,本次被披露的诉讼案件达到414起,其中包括不少已在执行或被强制执行的案件。
  此外,京蓝科技在12月11日披露了一份重大诉讼进展公告,北方园林收到天津三中院《民事判决书》。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就北方园林未能如期归还2.34亿元借款本金及利息等事项,向天津三中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北方园林付原告借款本金2.34亿元,以及利息、罚息、律师费等2000余万元。
  不过此后,京蓝科技在另一份诉讼中成为原告。12月17日,京蓝科技披露,2019年12月20日,京蓝科技就北控咨询、北方市政、高学刚、高作宾、高学强、高作明、杨春丽未完成在公司收购北方园林90.11%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的交易中作出的业绩等承诺向北京三中院提起诉讼,并申请法院保全被告的财产。
  京蓝科技诉讼请求合计金额共计7.8亿元,2021年3月24日,京蓝科技收到了北京三中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2020)京03民初15号)。判决生效后,因各被告未按判决结果执行,公司向法院申请了执行并于近日收到了执行裁定书。

说明,文章数据引用权威财经媒体,比如东方财富网,新浪财经等。